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怀念爷爷

怀念爷爷

作者: 木辛 时间: 2020-02-19 阅读: 594次 点赞: 1个 评分: 0.0分

2014年2月28日凌晨两点,慈祥又严厉的爷爷永远离开了我。  农村的老人们都摆脱不了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们的观念里,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所以不让她们上学,

摘要:讲故事的人永远离开了,听故事的孩童也长大了,那些记忆不会逝去,而会被永远珍藏。 2014年2月28日凌晨两点,慈祥又严厉的爷爷永远离开了我。
   农村的老人们都摆脱不了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们的观念里,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所以不让她们上学,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嫁人。不过对于我而言,得到的是爷爷更多的疼爱与关怀。时至今日,爷爷虽然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但有关爷爷的记忆永远不会消失。
   小时候的我,总是喜欢依偎在爷爷的怀里,听他讲古经和他一生的经历。听完后惹得我经常哈哈大笑,虽然根本不懂是什么意思,自我感觉很有趣,所以在有空的时候老缠着爷爷不放。可是爷爷要忙啊!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耕地,放羊……只要是忙碌的季节,就能看到爷爷的身影在田地上走来走去。那时我特喜欢听到他雄浑的吆喝声,这样我就能跟在老远的地方学他的动作和声音。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即便是这样,爷爷还是一如既往的放羊。直到奶奶的离世,他才停下了所有的忙碌,或许倔强了大半辈子的爷爷也撑不住了吧!
   俗话说:人老了就跟孩子一样,天真和幼稚的让人无可奈何,爷爷也是如此。我上了初中以后,每周五才可以回家。当我趴在炕桌上写作业时,爷爷总会唠叨个不停。说他以前步行去过很多地方,令他最自豪的是党员和护理员的身份,到现在家里还保存着一块标有护林人的黄色外套。由于爷爷不停地说话,让我无法安心做作业,有时候我会很无理地凶爷爷,过后感到不应该,又会静静地听他说话。尤其到过年的时候,孙子们会聚在一起,陪爷爷打扑克,玩升级。爷爷玩这很在行,可是后来,年龄大点的孩子都有了智能手机,根本不屑于玩扑克,更别提听爷爷讲故事了。有时候放假回去时,爷爷不在家。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炕上整齐的被褥,还有墙角坐着的布熊猫和瘦小的白猫。我明明记得走的时候把布熊放在了柜子里,难道家里来了小孩子?正当我疑惑的时候,爷爷从外面进来了。
   “爷爷,我的布熊怎么在外面?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不在别往出来拿,你有没有听啊?”我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特别的强硬,爷爷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坐在炕沿边上,满脸的笑容衬托出他脸上深深的纹路,眼里闪现着许些泪花,轻声地说:“看见布娃子就像看见了你一样哈。他们都忙,我只论和猫啦布娃子说一哈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歉意,原来人老了需要的是更多的陪伴,只是我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爷爷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清晰地记得高三所发生的一切,那天无缘无故的心情特别差,下午快上课的时候跑到校门口的小卖部打了个电话,妈妈的声音感觉怪怪的,在我的追问下妈妈说爷爷病了,医生说只能活十多天。我哭着跑到了教室,写好请假条交给班主任,就去坐公交车去了医院。那路上我一直尝试着微笑,可是想到妈妈说的话,眼泪不听使唤的落了下来。车上有很多人,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哭,我抬头望着窗户外面。到地方时,碰见了二叔,就跟着他去了医院。在路上,二叔跟我说了具体情况。在心里,我默默地给自己打气,等会儿见到爷爷千万不能哭,这样会惹爷爷不开心的。可我推开病房门,看着插着氧气管躺在病床上的爷爷,我轻轻地走过去拉着他的手,本来要笑着说:“爷爷,我来看你了,你感觉好点了没?”可是话还没说出口,拉着爷爷粗糙的手就哭了。我不知道爷爷还能坚持多长时间,那一刻我总感觉爷爷离我越来越远。我听见哥哥说我怎么那么怂。病房里的另一个老爷爷跟爸爸闲聊着,爷爷病了,孙子们都请假回来了,在省外上大学的哥哥姐姐们都回来了。
   过了些许,我喂爷爷吃了点水果,听哥哥说爷爷好久没这么吃东西了。还记得爷爷说过他能活到八十八岁,那时我就上大学了,他还能看到二叔家哥的小孩出生,这样他就可以在死后告诉奶奶家里有重孙子了,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一周的时间都不到,爷爷在凌晨两点多的深夜里离开了。
   我还想着考完试就回家给爷爷买个烧鸡,买块电子手表,再陪他玩扑克。然而这一切都来不及了,除了我所有人都知道爷爷走了,却没人告诉我……星期六要月考,星期五的晚上我特别烦,给妈妈打电话迟迟不接,不甘心的我还是打通了,妈妈说:“爷爷去世了。”这五个字如雷贯耳,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到宿舍的。考试期间严禁请假,试卷在我的眼前只是一张纸,满是爷爷的笑容,脑海里回荡的是爷爷的笑声与话语。那次的考试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
   一路上的我魂不守舍,到村部时有位陌生人问我家怎么走,她说了哥哥的名字后,聊着聊着才知道她是我姑奶奶的女儿,姑姑说了,爷爷特别的能干,也特别的倔,脾气上来总会骂人,对她们特别的好……很远我就听到了唢呐声,那种哀思的旋律绕在我的心头。八年前是这样,四年后也是这样,曾经别人家的葬礼是我们孩子们玩乐的场所,如今的葬礼却成为我抹不掉的记忆,进门看见正中央的遗像,那张熟悉而又微笑的神情……那一刻,双脚似乎失去了力气。所有的孝子都跪在里面,而我却姗姗来迟,哭声让我听不到任何人的劝慰,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穿戴了孝服,他们都劝我去吃点,我只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哭,一肚子的难过与遗憾,要是发泄不出来,会很难受的。
   或许是哭饿了,我低着头去了厨房,她们都给我弄饭和我说话,我唯独没有理妈妈,我怨她,甚至恨她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爷爷在去世前还算我来的时间,妈妈的答案是我高三了要考试,难道一场考试还比爷爷重要吗?接丧的时候,大爷爷颤颤巍巍的拉着我的手说:“几爷爷去世前还一直说你对他有多好,分钱的时候给男孙一百,女孙五十,唯独我一百,他因此我只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别老看电视剧,没出息的……”我积攒了四年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我曾经那么任性不懂事,还老是惹爷爷生气,可他最后的遗憾却是没有见我一面。我内心的自责,愧疚与怨恨相互交织着,合盖与下葬的时候,孝子们可以看逝者的容颜,棺木里的爷爷睡的是多么的安详,他再也不会孤单了,也不会遭受病痛的折磨。
   疼爱我的爷爷再也不会给我讲故事了,那一张张扑克牌中的欢声笑语再也不会有了,留下的一百却成为了我最后的念想,爷爷是走了,可有关爷爷的记忆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

顶一下
(1)
%
0.0
评分
踩一下
(1)
%
怀念爷爷
最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