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 >鸡冠花的深情

鸡冠花的深情

作者: 恒梦 时间: 2020-02-20 阅读: 614次 点赞: 1个 评分: 0.0分

奶奶家的篱笆里栽种了很多鸡冠花,那些花都是为我开放的。如爱一样,妖冶如火的花冠,永不凋败。  听母亲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会流鼻血,有时甚至染红了枕头被

奶奶家的篱笆里栽种了很多鸡冠花,那些花都是为我开放的。如爱一样,妖冶如火的花冠,永不凋败。
   听母亲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会流鼻血,有时甚至染红了枕头被子,长大了一点也是这样。后来去了医院,确诊了是鼻窦炎,伴随着的头晕是贫血的迹象。中药西药都无法遏制这老毛病的蔓延,只能稳住病情。
   几个月前,不争气的鼻子又出血了。奶奶弄了一大把鸡冠花的大花穗并嘱咐母亲用红糖加鸡蛋熬给我服用。鲜艳火红的花,厚重无比的亲情,这土偏方里融进了奶奶对我深沉的爱。
   依稀的记得我上学前班时,父母为了生计带上半岁的妹妹去昆明务工,我和爷爷奶奶还有另一个妹妹在一起生活。
   早上6点左右,爷爷背着妹妹送我去上学,爷爷在前面用棍子打着露水,怕露水沾到我的衣服上。那时学校还没有免费提供营养餐,爷爷用报纸将炒熟的黄豆包起来,用罐头瓶装满油炒饭给我充做上学的干粮。我也没有辜负期望,学习成绩也是在班里名列前茅。
   到了学校,中午的时候可能是由于上火,鼻子一痒,鲜红的血滴就落了下来。班主任通知家长,奶奶来接我回去,在路上我感觉没流鼻血了,就把塞在鼻孔里的卫生纸纸团扔了,后来又滴了点几滴血,奶奶见状将顺手将路边的苦蒿揉成一小团往我的鼻孔里塞,嘴里一个人劲念叨,苦蒿能止血。
   “要不奶奶带你到镇上医院看看,你爹妈又不在家。你三叔已到外面去了,看样子村里的大小伙都很忙似的,都找不到帮忙的。”奶奶争切地望着我,感觉她慈祥而显得着急的目光如星辰大海般深邃。
   “奶奶,他们不想帮就算了。我听你的,我跟着你去。”我痴痴地望着奶奶,木然地点头,嘴里嗯嗯地答应。
   在路上走不动了,她就背着我,她的背也载着五十多年的栉风沐雨的经历,载着两代人的屋檐下的成长,腰背变弯了。现在想起来不禁热泪潸然,越深沉的爱越像丰满的鸡冠花穗般低着头,即便被狂风吹倒在地,依然刚毅地匍匐着,心中爆发的是暴风雨无法席卷的力量,那是对子女的呵护与关怀。是啊,越深沉的爱匍匐的越低!
   输液回来已是黄昏,爷爷和妹妹做好饭等着我们回来。吃完饭后奶奶就给我熬药,很多鸡冠花都是红色的,所以熬出来的汤也是红色的,还加了些许红糖。时间久了,怕我吃不下去就往里面加鸡蛋做成药膳。
   过了一些日子,爷爷奶奶问我头还晕不晕。说实话真没什么感觉,只是没有流鼻血了。我怕他们担心,我和他们说好多了。直到现在,我去百度也没见鸡冠花能真的治疗鼻窦炎。
   这么多年过去了,封存的仅是记忆深处的那份感动,而那份真挚的深情仍波涛明艳,像星星一样,总能指引一个迷路的人前行。现在我已经初三了,只有假期天才能有机会到爷爷奶奶家。
   爷爷奶奶都老了,我到爷爷奶奶家做作业时,爷爷喜欢用电筒照在我的作业本上,怕我看不清楚,实际上他的视力在慢慢减退。他一个劲地夸我字写的清秀漂亮,尽管他只有小学二三年级的文凭,在他心里我永远是他的骄傲。
   我看见爷爷奶奶家还在有鸡冠花,就要了几株秧弄成盆栽。放在阳台,放在那个洒满阳光的地方。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相信那些花儿会开的更绚烂,会闪亮,如星辰般璀璨。
   鸡冠花的深情,爷爷奶奶的爱,是一个孩子追逐花香的开始。
  

顶一下
(1)
%
0.0
评分
踩一下
(1)
%
鸡冠花的深情
最近发布